一花一世界,一草一天堂
 

中国车祸为什么那么多?一个海归的揭示让你惊诧

cn_alpha:

踏雪寻梅逐梦人:



中国车祸为什么那么多?一个海归的揭示让你惊诧 - 踏雪寻梅 - 踏雪寻梅




最近,一个好久不见的大学同学车祸去世,他的小孩才3岁。参加完葬礼,想起小孩子挂满泪珠的小脸,彻夜难寐。




上百度一搜索,发现中国的车祸死亡率已经连续10多年保持世界第一。我们以世界3%的汽车保有量,制造了全球16%的死亡人数。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开车最危险的地方。大多数网友都把车祸多的原因归咎为中国司机素质低,开车不规矩。我强烈反对这种”素质论”。




本人在中国出生,长大,大学毕业后去美国读硕士,在美国考的车牌,后由于工作原因,跑了不少国家,在香港,日本,意大利,墨西哥,泰国,菲律宾都开过车。我认为中国的车祸多,最主要的原因是整个交通管理的理念落后。我从来不觉得美国人的素质比中国人高很多。你看过新奥尔良风灾的照片吗?美国的大兵是带着冲锋枪去灾区救援的。




如果他们不带枪,当地就会有人打砸抢。汶川地震时解放军有带枪吗?我国城市每万辆车死亡率是美国的17.8倍,我们的素质会比他们差17.8倍吗?




中国车祸为什么那么多?一个海归的揭示让你惊诧 - 踏雪寻梅 - 踏雪寻梅




“素质论”掩盖了车祸多的真正原因,也撇清了交管部门的责任。要拯救我们身边将要在车祸中丧生或受伤的亲人和朋友,最可行和最快的方法是改革中国的交通管理的理念和体系。交通管理和工厂管理一样,本质上是一门科学。中国的工厂可以引进国外先进的管理经验,为什么交通管理不能引进别人的经验?以下是我在国外和国内开车的一些体会,供大家参考:




1)在美国学车的时候,教车师傅第一课就告诉我,后方45度左右的地方是左右后视镜的盲点。如果超车后换线,必须要略转一下头,以眼角的余光确保盲点位置没有车才能换线。




如果你跟在别人的车后面,最好不要长时间呆在前车的盲区,以免对方看不见你而突然转向。这个盲区,所有欧美国家的司机都知道。




我问过南美和东南亚等所谓”第三世界国家”的朋友,他们也都知道,并且很惊讶我问他们这个问题。在他们看来,这就跟天是蓝的,草是绿的一样,每个人都应该知道。




在中国,我们交学费去驾校学车,教车师傅有教过你盲点吗?没有,因为他们的师傅也没有教过他们。我们只能自己从车祸中以血的代价来领会。




2)中国的交通要改善,驾校是第一个要动刀的地方。我再说两个例子:




A.在美国超车后换线,师傅会告诉你,在后视镜中看到了后车的前轮才可以换线。这种方法可操作性很强。




但在中国没有人教这个,偶而有师傅教的话也只是说50米或60米。在后视镜中你怎么能知道50米有多远呢?




B.关于远光灯,所有的美国司机都知道,起雾时不要打远光灯,因为反而看不清楚;另外,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乱开远光灯,如果你干扰了对面车司机的视线,撞到你了是自己倒霉。中国的教车师傅不教这些,他们老是强调要眼明手快,好像只有反应快才能在路上活下来。基本的安全知识反而不教。




中国车祸为什么那么多?一个海归的揭示让你惊诧 - 踏雪寻梅 - 踏雪寻梅




3)在美国,如果高速公路上发生车祸,交/警至少在200米以外就在地上放置冷光蜡烛(防风),提醒你换线,冷光蜡烛连成一条长长的火光斜线,后方的司机有非常足够的时间避开故障区。




而在中国,交/警顶多在几十米开外放一个荧光的警示牌,等你看到了,离故障车也就剩下几秒钟的反应时间。




三角标志和雪糕筒都是很不科学的装备,天黑的时候不够显眼,体积又太大,交警和司机都不可能带太多。直接放在路中间的话容易造成车祸,放在路边又容易被忽视。




强烈建议中国的交管部门研究和引进西方的冷光蜡烛。体积小,不占地方,使用方便,直接扔在路上就行,万一不小心碾过了一两个也不用刹车。




如果我们也采取欧美一样的故障警示方式,每年能救下多少人命?别的地方我不知道,在广东,这几年仅在京珠高速和虎门大桥上因为故障处理车追尾就牺牲了5位交警。




4)在中国,交管部门喜欢在车道中的隔离带建花坛,有些地方甚至连高速公路的隔离带也有花坛。这种做法全世界只有中国有。为什么别的国家不搞?别人是有道理的。花坛建在路中间容易让司机分神,用隔离栏最实用,还便宜。另外,花坛需要定时修剪和浇水。在维护的时候,停在路边的园林车,还有缓慢行驶的洒水车都很容易造成追尾。




要美化市容,花坛可以建在路边。如果中间一定要种花草,能不能采用不需修剪和免浇水的品种?




5)我回国已经10年了,在国内也开了10年车。我跟普通的中国司机一样,偶尔图方便也会犯犯规,比如双黄线左转等等。但在国外就不敢。




我觉得我的个人素质没变(普通人一个),之所以在国内乱开车,在国外小心谨慎,是因为国外违规的成本远比国内高。以我在美国开车的经验为例,感觉上每违规10次,至少会被交警逮到1次。有一次在三藩市郊外,凌晨两点在65英里的高速上开到80英里也被警车拦住罚款。美国的交警大都是流动执法,会从任何一个地方冒出来,让你不敢心存侥幸。




反观国内,我们的交警很喜欢呆在十字路口。很多地方还让交警站在十字路口指挥交通。我一直没想明白,路口不是有交通灯吗?红灯停,绿灯走,清楚直白,为什么还要交警做复杂的动作去发相同的指示?中国交警编制增加的速度远远跟不上车辆,有限的警力还是应该用在刀刃上,十字路口还是交给红绿灯吧。




6)最后我想强调一个观点,交通管理和其他领域的管理一样,是一门科学,需要以科学的态度去研究。美国有科研人员研究了全美事故率最高的10个十字路口,发现了一个普遍问题,这些十字路口的交通灯都不够高,不够多。如果前面是个货车,跟在后面的车就看不见交通灯变化,容易造成追尾。**按他们的研究对交通灯进行改良后,发现第二年事故减少了15%。




如果这个研究结果正确的话,90%的中国红绿灯都有改善的空间,而且一改马上就能见效。这样每年能挽救多少人命,减少多少损失?这些成果别人都已经研究好了,都是公开发表的,不用专利费,我们只要拿来就可以了,为什么不做?




国家每年这么多代表团出访,每年花这么多钱去引进技术,比如高铁。为什么没有人肯花时间去研究别人交通管理的先进经验?




最后我想说的是,我的专业和工作和交通没有半点关系。我对交通管理的理解是一个普通驾驶者的粗浅理解。




但我强烈反对以司机“素质差”来解释中国交通管理的落后。素质差的是我们交通的管理者,差的是管理的理念,而不是司机。




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认为中国的司机素质低,该死,**就没有做好工作的压力。驾校发财了,我们自己很开心地给自己扣上“素质低”的帽子,最后还要把自己的命搭上。




我们已经是“世界第一”了,该到改变的时候了。如果每一个人都置身事外,下一个出车祸的,可能就是我和你




文\ 梅小宝


查看全文

欧美开始4.0工業革命,中国还在为淘宝买卖廉价次品沾沾自喜

cn_alpha:

踏雪寻梅逐梦人:



欧美开始4.0工業革命,中国还在为淘宝买卖廉价次品沾沾自喜 - 踏雪寻梅 - 踏雪寻梅




中国的“首富园丁”、一手缔造了潘石屹和史玉柱的财富传奇的背后大佬——德意志银行亚太投行部主席蔡洪平,在《创客星球》第一季星球盛典上,从宏观视角分享了未来制造业的升级。




文/蔡洪平




蔡洪平:各位下午好,年纪大了一般这种节目我不太参加,但这次我来了。最近做的两件事情:第一件事就是阿里巴巴上市,我们度过了阿里时代的全球最最愉快的时刻。第二件事,刚刚参加了汉堡峰会,参加了德国中小企业的大会,使我感触非常深刻。第 一件事我想告诉大家的是,在阿里上市的同时,我们想了很多很多,特别对于我们这样一个所谓的银行在思考什么?随着阿里巴巴的上市,中国的互联网流通、消 费、零售、沟通行业的高潮已经到了,也就快结束了。我不相信以后再会有一个马云,所有人跟着往前走则意味着要死亡,因为不是马云死亡,这是一波段,我们看 到没有,在整个中国的网络,在过往的差不多15年时间里面,第一解决了沟通,第二个解决了消费,第三个解决了流通,最后解决了金融,这些都是零售消费。但 是我在想,为什么美国发明了网络,但却没有阿里巴巴,只有亚马逊?亚马逊当时IP是我们做的,如果中国的互联网全部都冲着零售消费,买便宜货、求方便等。 我的观点,这样下去我们民族一定会完蛋。只会贪小便宜,只会求方便,只是买便宜货。当然这条道路我们必须要走,我们不是否定它,我们第一步过去了,但不要 过分,我们也知道往哪里走,这是红利,这是中国的“非改革红利”。由于流通环节的落后,由于政府控制金融行业的封闭型,由于在很多领域医疗教育都还没有开 放,所以中国的网络扮演了一个先锋,首先冲破了它的壁垒,实现了改革。“非改革红利”是我发明的,这个红利到今天大家享受的差不多了,东西不能再便宜了, 假货也不能再卖了,我们方便的已经足够了。那么今天要干什么,今天我们所有的人都要在前面的基础上,在所有硬软件和网络充分发展的基础上,动员所有的网络向生产力进军,学特斯拉,学苹果。人类是一个生产、一个流通、一个消费,我们现在都要在这里享受,够了!我 们现在转过来,为什么我到汉堡去看了很感触,我看了6个中小企业的会议,看到了巴黎的汽车展,3D打印的汽车4500块成本,车已经出来了,我发动了将近 400多个中国企业家到德国去找中小企业,看能不能卖给我们。德国人告诉我说中国人钱真多,你们土豪,你们发达,我不在乎!最后德国工商业大会的副主席告 诉我:Henry,他们小公司正在4.0工业革命领域里面不断地开发。就是刚才我说的3D打印、智能化生产、复合材料、物联网还有很多的医疗设备。我看到 一个令人震撼的远程医疗的东西,像文字这么大,先在静脉里面注射进去,在美国人手术台上做的,在德国操作的,就可以在心脏里搭桥,不用动手术也不用麻醉, 远程就可以实现。就这么一个小东西,中国人没有的。我 们享受中国人的浮华,我们享受今天的GDP的增长,我们享受土豪的乐趣,我们享受各种各样的今天的一切,我们得想想什么是国家真正的实力,什么叫生产力, 我们推动人类发展两千年的文明,所有的社会进步、政治沿革、社会发展,一切的一切都是围绕着生产力的推动而推动的,包括西方的议会制度、民族制度。可 是我们反问自己,我们这些中国人,我们花了多少心思,用网络的技术和方便和各种手段来向生产的深度和广度进军?特别是深度,我告诉大家,这一波4.0的工 业革命,我整整花了两年时间,意大利的北部、奥地利、瑞士北部、法国东部,包括以色列,这一批组成了第四代工业革命的火车头,但是大家注意,这一波工业革 命不带中国人玩!我 们还沉溺在网络流通消费、零售方便,这个当然,这个不可否认,改善人们生活,不可否认,但是别忘了,在马云公司上市的当天,我跟马总也说,今天还是苹果, 而不是网络对不对,所以我们这个工业大国,后工业大国,属于制造业大国,人口这么多,市场也么大,我们这个国家的国情应该是制造业,但是非常可悲,现在第 一小企业没法干了,我再也找不出第二个王传福。第二小企业拿到的贷款要十几二十,今天美国是1到2,还要看货币要不要减,欧洲的利息是负利息,是央行的, 我们一个民营企业拿到的贷款要12、13,政策的20,所以所有中小企业、江浙一带的,要么跑路,要么就是放影子银行。这两把刀很危险。第 二我们还有历史的疮疤。这个国家和地区的人穷惯了,我们刚刚富起来,我们迎接的是四个化的到来,第一个叫后工业化,第二个叫国际化,第三个叫城镇化,第四 个叫信息化。这个四个化在西方花了100年,中国很幸运,我们20年一起到来蓬勃发展,城镇化城市再造,3.0,4.0这个手机,很快就3G 4G就全部到了中国,加上我们WT或者出口以及整个制造业,这个四化相应到来,把整个中国人们的GDP炸上来了,以后往哪里走?现 在这个问题提了很久很久,工业升级工业升级,怎么升级,缺两个东西:第一心态,我们有没有人在阿尔卑斯山脉里面下着大雪,静静地做一个小的零部件,一辈子 做了两百年,有没有这个心态?国人有没有?很少有,都很浮躁。第二我们有没有一个生态?也很少,任正非从美国发展几个科学家,在深圳的,做了很多东西去研 发,他们还是回去了。因为没有这个环境。但 是我认为这一切的一切,到今天,我们还有时间,我们还来得及,因为我们具备了这么庞大的网络开发基础,我们硬件3G 4G也到了,我们也有那么多聪明的创业者,今天我们走到一起来,像今天讲创客、制造者,像《创客星球》这样的节目,我不希望这个节目就是个节目,我希望这 个节目是个样板,给中国政府看一看,他们在做什么,待会上台的那些创客,我很佩服他们,我很感动的是你们大部分都是制造业,永远不要忘了制造业是我们的根 本!如果这一波我们再跟不上所谓4.0工业革命,什么叫4.0工业革命,就是很简单的网络,不叫简单,说了简单其实不简单,网络+机器人+自动化,对不 对?我们叫智能化生产,刚才洪小文也好,刚才各位都讲到了,这个高潮一定到来了,如果这一波我们再不赶上的话,我们就完蛋了!这个民族再去复制也没机会 了,因为以前美国人也好,欧洲人也好,都到中国来搞合资,你看看你到中国来合资了吗,他们自己发展走了,因为他不需要中国的廉价劳动力,因为你的劳动力也 不便宜了。第二他们也不需要中国的雾霾,今天北京这么个雾霾,还要搞马拉松,真丢脸呢,我作为中国人,我到欧洲去谈的时候,很多德国人,很多欧洲人,圈里 面的人对你中国什么看法?不是因为人种不好,我们很多丑闻媒体上报纸上都捅出去了,他说我根本不相信你们中国人,你们复制的东西知识产权有没有?好 了,不说这一切了,我们作为银行,我们现在有资本,我们现在年轻的创业者,我们把发展的方向从原来的零售消费(改变了),去年我刚刚做了阿里巴巴,什么 ERPSHOP都是我做的,这些都非常好。他们是先锋,恭喜他们,但能不能更多的人回过头来向制造业进军?我希望今天以《创客星球》这个节目为开头,呼唤 国人、动员资本、动员资源,向生产深入进军,中国人有能力可以创造更多的东西,我们不是号称四大发明嘛,当然人家承认不承认不知道,我们推是这样推的对不 对,我们还可以有更多的发明出来,因为我们有太多的聪明人,但是希望大家不要想马上发财,我们有一两批的傻瓜,一两批的工程师们,像很多德国人一样,两百 年做一个小产品,做的深度深到你没法想像,我们需要独具匠心,而不是马上发财,忘记你的发财心,忘记那些首富们,也忘了我们这些人,我们这些没有多大的用 处,最核心的问题是静静地在一个产品上,用新的网络技术,不断进军,总有一天上帝和财富会找你,我们会一切支持你!网摘


查看全文

不解的铁路情缘

cn_alpha:

雲漠:



“2017年8月21日消息,我国铁路将于9月21日起实施新的列车运行图,“复兴号”动车组将同时在京沪高铁上率先实现350公里时速运营。这标志着我国将成为世界上高铁商业运营速度最快的国家。”




作为铁路的老乘客,从90年代的绿皮火车退役开始,已经有20多年的列车乘坐经历了。记得当年第一次的出游,是乘坐从安顺到贵阳的绿皮火车,短短一百多公里,慢慢悠悠的行走了两三个小时。平生第一次远门,是1995年从贵阳到郑州的火车旅行,那时的火车仍然是绿皮,九月的天,车厢内也没有空调,只有头顶每隔一段的小风扇呼呼的吹起凉风。那次旅行,车至株洲,因故停留了一两小时,邻座的大汉给夕阳晒得受不了,褪下衬衣来遮挡阳光的暴晒。




在郑州的八年,贡献给铁路的车费也不知道有多少了,列车也从普通级别的绿色慢慢成为了空调舒适的红皮车厢,还记得春运时候,与老乡一起坐在车厢连接处三天两夜没有好好合眼的经历;也记得毕业返乡时,郑州火车站上同学们期冀不舍的目光。




京广铁路,曾经的中国铁路大动脉,乘坐的列车在这条著名的路线来来回回,时速从80公里/小时到120公里/小时。乘坐火车,但凡有可移动的车窗,只要到站了,自己是一概要伸着手或者头向外看看的。夜幕里,目送站台徐徐离自己远去,信号灯光一点点的闪烁,沐浴着晚风,是自己乘坐火车最惬意的时刻。曾经还没出远门的时候,就憧憬着有一天能成为乘务员,跑遍大江南北,看转祖国河山。这个愿望,只能是将来的将来自己的后辈人才能实现得了的吧。




到南京以后,2000年左右的宁沪铁路好像还不是全国产化,具体的列车型号记不清了,也曾经在周六一时兴起,就乘坐动车去了苏州看看周庄。如今,时速300公里的高铁已经是到处可见,并不稀罕。感慨于时代的变迁,也深深为铁路人的努力而感动,铁路的每一公里速度提升,是多少人在幕后付出艰辛努力的结果。半军事化管理的铁路人,代表着我们国家经济发展水平又上了一个台阶。复兴号已经提速了,前程依然是不可预测的,但是我们的希望却是美好的。




当人们早上在海边迎接日出,晚上到高原送别夕阳的时候,别忘记了坚守在岗位上的铁路人,期待又一次顺风的旅程……







查看全文

北岩设计:

Lovely things.
有爱的家,细微处皆可见美好。

淡淡紫薇:

人生恰如一条河,和气是船,脾气是浪,大气是岸。无船难过河,浪大水流湍,彼岸是终点。人活一世,不过是一场修行,把硌人的脾气磨成一团和气,放进生活的炉子里,炼成一粒大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乐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乐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乐乐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乐 ☆    ☆ 乐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乐福 ☆ ☆ ☆ 福乐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乐福福 ☆  新 ☆ 福福乐 
        乐福福福 ☆  年  ☆ 福福福乐 
    乐福福福福 ☆  快  ☆ 福福福福乐 

        乐福福福 ☆  乐   ☆ 福福福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乐福福 ☆  ☆  ☆ 福福乐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乐福 x    ☆  x  福乐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乐   福 福 福 乐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乐  福 乐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乐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乐

 


 

liu.wenkun:

玛莎音乐之友:

走在时光的路上
总在不经意间频频的回望
依一抹岁月的浅香于心间
时常用纤纤素手
绕起了千般万般的念想

不敢说一世情长
也不敢说两心不忘
当饮尽了世间聚散离合的沧桑
只有将那个深爱的名字
在温暖的心灵深处轻轻的安放

 记忆的风吹过思念的陇上
沉睡的思绪就会泛起阵阵的花香
那些开满流年的美丽与忧伤
在季节的轮回里
织成了一帘旖旎的水霓云裳

 缱绻于指尖的思念
在红尘里开出了花儿的模样
那一笺远去的旧日时光
终以文字的形式婉约成韵
在一阕缠绵的词章里低吟浅唱 

站在八月的枝头
放飞那缕深情的目光
有一种爱
只能是远远的想象和张望
而有一种思念
却可以在文字里地老天荒

【文:编辑 Canoe Pan】

© 无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